赛马会论坛高手榜|香港赛马会一码中特官方网
行者文苑
首页 开卷有益 思想感悟 文化漫谈 史海钩沉 ?#23435;?#31508;记 人在旅途 ?#24605;?bull;小说

白头考生

2013-8-13 14:44 参与:1653 评论:0 来源:大公报 繁体

  近年阅览古代野史笔记之类,发现科举时代多有白头考生,花?#23383;?#24180;古稀之年应考不稀奇,还有耄耋之年甚至期颐之年的百岁老人吶!有道是命运多舛,他们在考场上屡屡失利,然并不气馁,败且益坚,不堕青云之志,从少年时代考起,考到青年、壮年、中年、老年,及至成了百岁人瑞,照样大大方方进考场。其执着到痴迷的精神?#21024;?#21487;叹,经受的?#20102;?#24754;苦值得同情。

 

  据《国史旧闻》载,明末崇祯三年(公元1630年)乡试,58岁的陈天士是考生中的 一个,发榜之日,看到自己榜上有名时,不禁潸然泪下。有考生惊?#35797;?#22240;,他长叹一声,借晚唐诗人李商隐《乐游原》中的两句作答: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。明清时代,凡读书人没有考?#34892;?#25165;?#27169;?#19981;论年龄大小统称童生,可通过每年一次的岁试取得秀才资格。乾隆年间,工?#21487;?#20070;彭元瑞督学两浙,主?#20540;?#22320;岁试。有个姓金的童生,年60有余,交卷时长跪不起,说自己?#26377;?#21359;年至今,参加过30多次岁试,至今仍是童生,今行将就木,愿得一秀才名以为荣。彭元瑞听着甚觉可怜,?#34892;?#25104;全他,将他的姓名加在榜末,并在他的试卷上批了四句:年在花?#23383;?#22806;,文在法理之外,字在红格之外,进在额数之外。

 

  虽然仅是额外生员,但总在秀才之列,金秀才感激涕零,千恩万谢。南宋詹文年逾古稀好不容易登科,有人笑话他是科场耆老古来稀。他作七律《登料后嘲解》,坦言自己73岁中选,诉说了跃龙门的来之不易:“读尽诗书五石担,老来始得一青衫;佳?#23435;?#25105;年多少,五十年前二十三。”

 

  北宋时梁灏82得中状元,唱名后向皇帝上谢表云:“皓首穷经,尚少伏生之八岁;青云得路,已过太公之二年。”他还写了谢恩诗一首畅抒胸臆:“天福三年来应试,雍熙二年始成名。饶他白发镜中满,且喜青云足下生。观榜更无朋友在,到家唯有子孙迎。也知年少登科好,争奈龙头属老成。”

 

  ?#26377;?#24681;诗推算,梁灏第一次应试在天福三年(公元938年),?#25509;?#29081;二年(宋太宗公元983年)方才得中状元郎,整整考了47个年头!《清朝野史大观》里,记载了多个百岁考生。乾隆五十年(公元1785年),98岁的广东秀才?#40644;?#31066;参加乡试,主考官见他偌大年纪,气虚力衰,心生怜悯,劝他不要考了,将为他呈报礼部请皇上恩?#36884;?#20154;。?#40644;?#31066;充满自信辞谢说:“科名有定数,切不可违规。老手末颓,?#24067;?#27492;生不为耆儒一吐气耶?”结果榜上有名,?#32769;?#20043;余,作《老女出嫁诗》一首,抒发老骥伏枥的凌云壮志:“行年九十八,出嫁引胜羞。照镜花生面,持梳雪满头。自知真处子,人号老风流。寄语青春女,休夸早好?#31232;!?/P>

 

  其时,?#40644;?#31066;已有儿女25个,孙子29个,曾孙38个,玄孙2个。同样录取的举人中,年纪最小的刘彬华才12岁,与之相差86岁,主考赋诗戏之赞之,内有句云:“老人南极天边见,童子春风座上来。”一时传为佳话。

 

  康熙三十八年(公元1699年),广东百岁老人黄章,由曾孙一路照料着北上京都应考。考?#38405;?#22825;五更鸡啼时,就草草早餐后赶赴考场,?#31508;?#22825;还没有亮行路不便,便?#36855;?#23385;提着灯笼在前引路,灯笼上写着“百岁观场”四个大字,引得众多年轻考生止步注目,还热情地为他让路。

 

  珠海斗门荔山村人黄增庆高寿103岁,历康熙、雍正、乾隆、嘉庆、道光、咸丰六朝,无数次进入考场,至道光三十年(公元1850年)99岁时,方才中了秀才。咸丰元年(1851年)100岁时又中了举人,101岁跋涉到北京,参加?#34923;?#37096;主持的会试,钦赐进士出身。

 

  清人钱泳的《履园丛话》里,录有科举史上最高龄的老人。道光六年(公元1826年)阳春三月,广东三水县举人陆云从104岁入京会试,三场是考完了,?#19978;?#32752;墨欠精未中?#31508;浚?#32771;官劝慰再三,他苦笑着道:“百岁蹉跎,内心惭愧耳。”道光皇帝得悉后,格外开恩,钦赐为国子监司?#25285;?#21363;中央最高学府国子监的教授。

[责任编辑:语燃]
?#35449;?/a>|分享 分享到:



最新文章

回顶部 赛马会论坛高手榜 老11选5历史开奖号码查询 北京pk10高手赌法长期 甘肃十一选五前三直选走势图 百赢棋牌最新官方下载 江西多乐彩基本走势图 金彩网 吉林十一选五遗漏号码 当前3d5码组六最大遗漏 湖南幸运赛车怎么购买 25号云南11选5开奖号码